身为私生子的苏木,在公考过后被亲生父亲为了家族的利益劝说放弃入职,最后威逼不成,把苏木调到了华国最偏僻的西北省中最穷的乡里,看着一群马上就要退休的同僚们摆烂的生活,苏木决定把这个贫困乡的帽子给摘掉,然后努力往上爬,争取有朝一日能回去狠狠的打那个从生物学角度名义上父亲的脸。